首页 装修验收正文

艺成家具(源氏木语家具实体店加盟)

cn993A 装修验收 2023-12-22 23:07:20 111 0

在杭城,西溪湿地是市区少有的“静地”。艺成是杭州人,2018年初,她遇到了一幢400m²的临水老宅,原建筑的主体结构,来自安徽青阳县的清中期徽派民居,经过了原拆原建,与周边68幢来自全国各地的古建一起,“安家”在西溪湿地的荆源访古建筑群。

艺成与好友、设计师黄志勇合作,保留原有老宅的木结构与空间格局,打造了一栋完全融于当地环境的“新建筑”。茶艺师、篆刻大家、设计师……不同兴趣爱好的朋友们,喝茶聊天,常聚于此,让闲置多年的老宅成了人气满满的“会客厅”。11月中旬,一条家居来到杭城,听艺成和设计师黄志勇讲述了这幢古宅的“新生”故事。

2018年初,艺成第一次来到位于西溪湿地的“荆源访古”,此行的目的,和自己平日爱好有关,参加一个茶艺的分享会。

“荆源访古”隐藏在西溪湿地的洪园里,沿着从入口延伸至园区深处的柏油小径,艺成徒步行走了一小会,到达石桥上,眼前的江南水景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大气的明清时期建筑群。


“荆源访古”近百幢明清古建
均从浙、皖、赣移建而来

到处都是典型的徽派木结构建筑,依水而建,古民居、古厅堂、古祠堂、古戏台……大大小小加一起,共有68幢。它们原散落于浙赣皖三省的山村乡野,直到2000年,一位叫王保进的极有情怀的古建筑保护专家将这些古宅原拆、原建于杭州,只为建一个江南最有特色的明清古建筑博物馆。

一幢400m²的临水徽派民居,吸引了艺成的注意力。原建筑方正,呈“四水归堂”的格局,它的主体结构,来自安徽池州青阳县的清中期徽派民居,有保存得非常完整的木结构,在它的木梁上,还能看到精美的木雕。前后院临着水景,不时有白鹭、野鸭、喜鹊掠过,一株长势已高过飞檐的老柿子树,树梢上还挂着红果。


西溪湿地共有柿子树7000多棵
分为扁柿、火柿、方柿三个品种
素有“火柿映波秋西溪”的美誉

“老房子之所以吸引人,就是它的隼卯结构,以及简单方正的四水归堂格局。”在这样一个古朴、自然的氛围下,艺成决定从建筑入手,不破坏格局、也不做改建,对于这个清代老宅,她认为,自己只是它的“短暂守护者”。

2022年6月,新空间落定。艺成取“儒可墨可,何虑何思”(原句出自清代纸本设色画《乾隆皇帝是一是二图轴》) ,组成了如今通透、舒适、雅致的屋子。

       谈及打造的原因,艺成说,其实和收藏印章有关。“我的父亲平时喜欢画画,年轻的时候,就喜欢在肥皂上刻印章,我受父亲的影响,十年前开始收藏印章,到现在收藏了上百枚。”

加上平时热衷茶道,艺成和公公婆婆一起琢磨天目盏,有了这个空间,她希望陈列收藏来的印章以及自家烧制的茶器,弥合老宅的“气韵”。

好友黄志勇是资深建筑设计师、室内设计师,先后打造过湖州安吉尔庐度假酒店、厦门厢语香苑精品民宿等项目,在国际上获奖无数。

在黄志勇看来,建筑与在地人文的关系是非常亲密的:“建筑师也好,设计师也好,都需要通过建筑本身,探索在地文化,帮助梳理一个地方的文化机理,赋予一个空间很强的人文性。”



(上)黄志勇设计的宜昌南岔湾·石屋
(下)厦门厢语·香苑

在这之前,艺成和黄志勇曾在一个有关自然学校营地的设计项目中合作过。在存有近百幢古建筑的“荆源访古”,两人达成一致:保留原有建筑的基本风貌,融入周边环境,只做有限的现代化“置入”。

“改建、加固一幢老宅,其实比直接建一幢要辛苦很多。”艺成说,定下了空间简洁、敞亮的整体基调后,从方案到落地,每一个细节,两人几乎都要经过多轮的商量、讨论,来来回回,花了将近两年半。

整体的改建,以传统民居的围合结构为主。一楼入口处,黄志勇采用了用于传统中式宅邸的建造方法:深色木质辅以白墙,形成对比,自成一角装饰,让建筑既融于当地,也能脱颖而出。

“暗色调的内部构造,很合适这样的敞开式布局,因为它可以充分引入自然光,还能加强室内中段的通透度与呼吸感。”


空间内也陈列了不少印章及茶器

中庭处,黄志勇以方形天井为中心,引入水景,呼应徽派建筑中“四水归堂”的寓意,并重新划分了一楼的茶室、印章展示区和工作室。

原古建中位于屋顶上方的巨大藻井,木雕以及裸露出的层层嵌套的木架结构,均被一一保留了下来。

为了尽可能“消解”掉室内外之间的边界,黄志勇“放大”了开窗:在一楼茶室,采用巨大面宽的玻璃幕墙,而左右山墙处,辅助增设小窗,从而形成流动的窗景。

楼梯处是贯穿一、二楼的纵向墙,黄志勇设计了一面“印章墙”,近百个独立壁龛,满足空间内陈列、展示、交流的需求。



艺成将刻好的印章交给父亲

在二楼,榫卯结构得到最大化的呈现。黄志勇根据艺成的建议,布置了琴、棋、书、画四间茶室,连带一个临着老柿子树的露台。

每个房间尽量“容纳”下更多的窗,这样一来,人的横向视觉范围变大,从窗框望出去,就是一幅画。

“以前做设计,一直强调造型主义,等到造完第一个民居建筑,我发现一个丰富的空间,最精彩的反而是它的整体性,从室内设计的角度来说,其实是去装饰化、去造型,返璞归真,尽量不做修饰。”黄志勇说道。

软装部分,艺成简单布置了一些家具、书画、茶器,与空间的“气韵”呼应,做到尽可能的“留白”,减少布置太满带来的压抑感。

中堂的水坛里,卧有陨石,门前和院落,则错落放置了太湖石与诸多印章石,艺成说,“从角落到每一扇窗,每个物件,都是寻觅与收藏来的心意。”

石头虽然不能言语,但对它的解读却不止于耳,尤其印章,“别看它那么小巧,材质、雕刻工艺、篆刻方式就有很多的学问,比如材质上,就有四个大类,每一个大类,又能细分出几十种。一方方‘小天地’里,其实蕴含了古人对于美的感受与表达。”

“西冷状元”王义骅是艺成的好友,师从被称为“浙江篆刻教父”的余正先生。因为印章,艺成和印章老师一家成为了挚友,在“儒可墨可”,也有足够的空间,满足日常的交流、讨学。

平日里,艺成也会做些关于印章的雅集、茶叙,爱好古琴的朋友兴致所至、奏起小曲,身边也因此多了很多同道中人。



(上)端午时节采来的粽叶、日常插花活动
(下)艺成向王义骅“讨学”

到了传统节日,艺成也会做很多与之相关的活动:品应时的天目青顶、笋干、荷花酥、桂花糕;端午时采粽叶,中秋时赏月;小雪至,和朋友围炉而坐,慢火烹茶,就着炉火烘烤栗子、红薯、橘子……

有来过的朋友告诉艺成,这儿太安静了,气场舒服、敞亮,一杯清茶可以坐一下午,像“从人间去了趟仙境”。



伴着古琴声,茶点配好茶

对于艺成来说,在这个老宅,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是可以被分享出去的,“也许古老的习俗已经慢慢成为符号,更科学、更高效的方法进入日常生活,但自古而来的朴素记忆,其实是植根在生活深处的。家人、朋友聚在这里喝茶聊天,那些由古人传下来的技艺与文化,也就能被看到了。”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