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装修验收正文

好战友家具(榆木和橡木家具哪个好)

cn993A 装修验收 2023-12-22 23:04:25 184 0

       楚天都市报记者 张皓 张万军 通讯员 贺跃民 易文豪 李炜

       得知烈士遗孀的愿望,王先载生前所在部队——南部战区海军某观通旅的领导十分感动,派出工作组赴广东、广西、湖北等地,张罗着帮老人实现最后的愿望。与此同时,武汉市新洲区有关部门也在努力推动此事。

       王先载的弟弟展示哥哥的遗物

       烈士陵墓静躺边境万山丛中

       广西防城港的十万大山之中,有一座挺拔的高山,长年伴着惊雷和云雾,它便是我国边境的罗华山脉。山顶上,有我军战功赫赫的海空屏障根据地——罗华观通站。

       从山脚前往山顶观通站蜿蜒的盘山公路边,两座烈士墓碑朴素简单,却格外干净整洁。这就是47年前为保护战友和群众英勇牺牲的王先载、言元伦两位烈士的陵墓。

       不久前,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广西防城港,采访还原了王先载当年牺牲的经过:

       1972年8月22日,天刚拂晓,当时的罗华观通站司务长言元伦就早早地起了床,准备下山为部队补给物资。保卫干事王先载也一起下山,准备去龙门水警区机关领取一份绝密文件。

       下午1时许,军车司机王方东接上办完事的人员后,驱车返回。当时,军用卡车上除了王先载、言元伦外,还有带车干部徐小德和3名战士,1名电影放映员和1名保密员,以及8名地方群众。

       返程路上,天下起雨来,不久雨越来越密、越来越急。下午3点40分左右,卡车抵达一处山谷中的漫水桥。此时,水位刚刚高出桥面数厘米,凭经验判断,卡车过桥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   没料到,车子刚走到小桥的三分之一处,一股洪峰从上游直冲而来。水流浸入发动机,导致卡车熄火,停在了桥上。

       雨越下越大,山谷中的水位开始猛涨。被困在桥上的卡车像一块浮萍,随时可能会被洪水掀翻。几名群众吓得脸色乌青,瘫坐在车里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   “不要慌!不要慌!”生死时刻,王先载向车内高喊。他第一时间将那份绝密材料递给保密员,将他推下车逃生。

       随后,王先载和言元伦对身旁的战友说:“你们先下车,护送老乡过河,快!”说着,他们将战友们一一往车下推。

       洪水汹涌,有人不敢跳车,王先载、言元伦使尽全身力气,将他们推下车去。在两人的组织下,群众紧紧地拉住年轻战士的手,相互扶持着向对岸蹚去。

       此时,驾驶室车门被水流紧紧顶住,无法打开,王方东和一名妇女、一名小孩被困在里面。王先载迅速转移到卡车车厢前部,着手营救妇女、孩子和王方东。言元伦则继续救助车厢里的其他群众。

       突然,一个激流袭来,卡车被冲下了桥。又一个大浪卷来,车辆被打翻,瞬间被洪水吞没。王先载和言元伦被卷入激流中壮烈牺牲。

       家乡政府六年前已建起衣冠冢

       王先载烈士的老家,在新洲区旧街九城岗村。村里二组的一块窄地上,立有王先载的衣冠冢,朝着广西的罗华山。墓顶的五星十分醒目。

       这个墓,是2013年6月新洲区旧街街道办事处立的。该办事处党政办主任罗厚富说,2012年11月党的十八大召开以后,国家十分重视烈士工作,街里民政部门花费4000元,为王先载烈士建了这个墓。

       王先载的弟弟王先顺,已年近古稀,经常会来墓地看望哥哥。

       回忆起47年前接到哥哥牺牲消息的那一刻,王先顺忍不住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   1972年哥哥去世那一年,公社书记戴传宗和十多名工作人员来到王家,宣读了部队发来的电报内容。父亲听完愣住了,半天没有反应,是他先哭,哭得抽筋了,后来父亲哭晕过去了。

       王先顺清楚地记得,哥哥生于1946年,1964年参军。入伍时,他凌晨3点钟鸡叫第二遍就起床,步行几个小时到天亮赶到新洲城关,为哥哥送行。

       哥哥牺牲后,父亲去了部队,带回了军装、水壶等遗物,还带回来墓地上的一抔土,用纸包着装在塑料袋里,一直保存在家里的柜子里。1983年父亲去世,他将这抔土放到了父亲的棺木旁。

       2017年,王先顺去了哥哥牺牲的地方,又带回来一抔土。一天凌晨5点钟趁着天未亮,他和老伴带着铁锹打着电筒,将这抔土安放到衣冠冢内。

       在王先顺的家里,保存着两个大樟木箱子,这是嫂子熊瑞珍交给他的重任。

       “即便自己吃不饱,也必须让全家吃好。”在王先顺的眼中,嫂子熊瑞珍十分贤慧,一到周末就早早到公婆家打扫、做饭;家里米面油盐缺了,她立马就会送来;她自己好几年没添过一件新衣裳,却坚持每月给老人生活费;老人离世时,嫂子第一个站出来说自己的丈夫是老大,丧葬的费用出了大头。

       2018年,熊瑞珍病情急转直下,女儿王继军紧急联系了珠海的医院,带母亲前往治疗。

       熊瑞珍不知道,这次离开还能否回得来,她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里保存了47年的两个樟木箱子,这是当年丈夫亲手做的,从广西寄回湖北老家,作为新婚的家具。

       离开湖北时, 熊瑞珍郑重地将箱子交给王先顺,嘱咐道:“这些东西你都替我收好,一件都别弄丢,我回来了你就还给我,如果没有回来,等我走的那一天,你就把它跟我埋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 王先顺也不知道这个箱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。打开箱子, 王先顺一家人都流泪了——里面五件老式军装整整齐齐,军大衣洗得干干净净,红领章鲜艳如初。这些军装,是熊瑞珍从广西带回新洲,准备办婚礼时丈夫穿的。

       新洲的王先载烈士衣冠冢

       多部门正在协调为烈士迁墓

       以前,熊瑞珍认为,丈夫王先载热爱部队,让他就永远留在部队那边的万山丛中安息,这样也挺好。

       “妈妈一直以来都很少提起爸爸,一说就难过。”熊瑞珍的女儿王继军说,但最近母亲可能是感到自己在世的时间不多了,总是说去世后想跟爸爸合葬。所以她联系了父亲生前的部队,转达了母亲最后的愿望。

       得知烈士遗孀熊瑞珍47年来的坚守和大爱,南部战区海军某观通旅的领导深受感动,成立了工作组,要帮老人完成最后的心愿。

       工作组的同志先是来到广东珠海看望慰问病中的熊瑞珍,随后又走访了熊瑞珍在湖北黄石工作生活过的地方,最后又来到新洲区旧街王先载烈士的老家,并与新洲区退役军人事务局接洽迁墓事宜。

       近日,新洲区退役军人事务局已向区财政局打了专题报告,副局长陈兴平多次前往区内公墓和陵园为王先载烈士考察墓地,还找到区民政局的领导,与“万福净土”的经营者协商减免费用事宜。

       “迁墓的事,已经协商得差不多了,肯定没有问题。”陈兴平说,等部队、家属和当地就具体细节商量好后就可以迁墓。

       部队方面表示,为王先载烈士迁墓,需要先在广西防城港将烈士遗骨火化,虽然部队没有为烈士迁墓的费用,但家属不用担心,部队会与当地民政部门协商好此事。

       武汉“万福净土”陵园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,该陵园有个英烈广场,目前已有十位烈士。他们十分欢迎王先载烈士魂归故里,如果进英烈广场,家属不需要出一分钱,烈士遗孀可以合葬,但无法留名。家属也可以选公墓,五万元以内的墓位,在政府补贴范围之内,如果选择价位更高的墓位,就需要家属承担一部分。

评论